鵛鹘。

我希望——

無名詩//160718

*

*

*


所以我到底在做什麼。


中原中也不斷地問自己。


他覺得自己是一個清醒的醉酒人,他的靈魂被扯成兩半,一半留在軀殼里機械地玩手機,一半飄在空中冷漠地看著一切仿佛事不關己。他一個個像是打卡似的打開手機上的APP,再一一關掉,仿佛只是例行公事還是連三年之癢的夫婦都不如的那種。他大概還是能想象到自己的表情的,麻木,寂寥,宛如流水線上的機器,心臟仿佛隔上幾秒才不情不願地跳一跳,甚至罷工。我的胸膛是否還在起伏?我的血液是否還在奔流。大腦轉動的聲音咔嚓咔嚓,潤滑油想必已經流空。他看著發出電量提醒的手機,慶幸著自己身邊就有充電線和插口,亦或者是該慶幸自...

一條帶著嶗山白花蛇草水味儿的好評

*呃。請配合云詩的J系寫作一同食用。

*是好評。強調。

*也是一隻辣雞。畢竟是我寫的。w

“好厚。”


美咲好奇地打量著這個剛被他从枕頭底下惡狠狠地抽出、硌了他腦袋半天的玩意兒。


“嘖。一本書而已。”


“我可不認為我們正大放異彩的文壇新星伏見猿比古君會對一本封面上赫然寫著「love pome」的書感興趣。”


正是午後,陽光从拉扯著的窗簾縫隙明明滅滅地照入大半被黑暗包裹的房間中,灑在美咲散亂的橙色髮絲上,為其鍍上一層淺薄的金。空氣中讓人心照不宣的氣味仍未散盡,被陽光激起回轉,又緩緩沉落。


猿比古定定地注視著那片隨時躍動而出的橙色,順便不屑地在心裡給美咲的對答打了...

八田美咲你到底把HOMRA鑰匙放在哪裡了

*純改詞,已中毒,要不唱唱?

*草薙桑對不起

*不要污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HOMRA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沒帶鑰匙

我打給你     二十六個電話

你沒有接     你沒有接

你回話了(喂…草、草薙哥嗎…)

叫我等等(這會兒…嗯哼…我不方便)

你辦完事     就回家(這個…我…啊!知道了知道了!啊哈…...

用lofter聊天而不是微信也是畫風清奇.

那麼    紀念下這天吧

2016.1.21      22:57

© 鵛鹘。 | Powered by LOFTER